今天陪表姐去打球,然后她忽然说:我衣服上黏糊糊的东西是不是你弄上去的

更多请关注微信公众号---my搬运工

超低 特价云服务器 60元 /年👈

妈妈去世的早,爸爸又娶了一个阿姨,直到现在为止我都不愿意叫他妈,阿姨也是二婚,之前有个儿子,叫大虎,但是哥哥人还不错,能上这所大学也是多亏了嫂子,没有嫂子帮我,家里也拿不出钱让我去上大学,嫂子每日辛苦的种些农作物,为了我上大学,把结婚的嫁妆都卖了,家里也是所剩无几,好在我也算是争气。

虽然我跟贾大虎不是亲兄弟,只是同村同姓,往上数,才有一个共同的。

但是这么多年他对我一直很好,要不是他的帮助,我都考不上这所大学,而且现在让我住在他家。

因为军训还没开始,我一直睡到八点,才被嫂子玉叫起来吃早点。

贾大虎一大早就走了,嫂子却等着跟我一道吃早点。

我只顾低头吃着喝着牛奶,一下都不敢抬头看她。

“二虎,以后换下的衣服和裤子,别扔在房间,直接放到楼下卫生间的盥洗盆好了。”

我满脸涨得通红,无地自容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嫂子看到我这副样子,居然扑哧笑了一声。

“怎么,二虎,上高中的时候,你们老师没教过你们生活卫生吗?”

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,一脸愕然地抬眼看了她一下,赶紧又把头低下。

我一脸涨红的没有吭声。

如果是我的小伙伴们倒也无所谓,是她,我不脸红才怪。

“噗——”

我差点被牛奶给呛着,张嘴喷了一桌子。

“对不起!对不起!”

我尴尬的站起身来,正准备找抹布,嫂子却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抹布。”

我眨巴着眼睛看着她,一下没反应过来。

狂汗!

听了这话,我全身上下立即僵硬起来。

我赶紧坐下,低着头一声不吭地吃着。

说完,她把手里的阳光酸奶往我面前一递。

我脸红的像猪肝一样,真恨不得一头碰到桌角上撞死得了。

就在这时,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女人夜莺般的声音:“温老师在家吗?”

那个声音很好听,甚至不用看长相,我就能断定她绝对是个网红般的美人坯子。

听到那个女人的喊声之后,我赶紧起身跑过去把大门打开。

这女人长得太美了!

一头披肩的秀发飘逸柔顺,标准的瓜子脸,鼻梁尖细而挺拔,再配上烈焰般的红唇,就算不看她魔鬼般的身材,也完全秒杀任何一个我所见过的网红,绝对算得上是祸水级别的美人。

美女看到我也愣了一下,眨了两下眼睛,居然调侃了我一句:“小帅哥,我没找错门吧?”

嫂子已经跟着后面过来了,看到我有些木然的站在门口,赶紧伸手拨了我一下。

“我说陈大编辑,别逗了,他是老贾的弟弟,刚从乡下来,可别吓着了他。”

后来我才知道,她是的老婆,名叫陈灵均,今年三十多岁,可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,过去是群艺馆的独唱演员,现在是电视台的音乐编辑,长得既漂亮又有气质。

她家就住在隔壁,右边就是她家,两家阳台之间,就只隔着一块砖厚的墙。

“哟,这是弟弟,是亲的吗?”

“瞧你这话说的,当然是亲的,今年刚考到我们学校来。”

陈灵均上下打量了我一眼,虽然嘴里是在跟嫂子说话,两只眼睛却一直盯着我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虽然的个子不矮,可瘦得就像根竹竿。

嫂子白了她一眼:“我说陈大编辑,这可不像是领导夫人说的话,别把他真的当成了孩子,都大一了,还有什么不懂的吗?”

陈灵均扑哧一笑:“好了,好了,不瞎扯淡了,搞定了没有?搞定了我们就走吧,她们几个还等着呢!”

“那我们走吧!”嫂子转而对我说道,“吃完早点后该干什么干什么,桌子上的东西等我回来收拾。”

“嗯。”

我毕恭毕敬地朝她一点头。

陈灵均转身离开的时候还瞟了我一眼,悄声对嫂子说道:“这孩子挺腼腆的,别说是从乡下来的,现在乡下的孩子也是不得了……”

“好了,好了,你可是堂堂领导的夫人,能不能端庄一点?不知道你是演员出身的人,还以为我们学校领导的家属,个个作风都不好呢!”

“我去,你丫的骂人不带脏字呀?”

两人一边嬉笑打闹着,一边朝外走去,我远远的看着她们上了一辆小轿车。

开车门的时候,陈灵均忽然回头又看了我一眼,吓得我赶紧把门关上,一百只小鹿在心头乱撞。

我能够感觉到她看我的时候,那双明眸的大眼背后,还有一双更加深邃的眼睛。

其实在男女关系方面,我并没有完全开窍,更不懂得如何去和女人相处,像陈灵均这样看上去就结过婚的女人,过去我想都不会想。

她的出现,让我感觉到一切皆有可能。

尤其是她刚刚一直盯着我看,上车时的后那次回眸,更让我有种触电的感觉。

整整一个上午,我一个人在家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大脑里一会是嫂子,一会是陈灵均,就算是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,激动的心情始终都没能平静下来。

快到中午的时候,门外传来一阵笑声。

我能够清晰地听见,是嫂子和陈灵均在讲话,心里期待着陈灵均能和嫂子一块儿进来。

门开了之后,嫂子却在门口跟陈灵均道别,多少让我心里感到有些失落。

“二虎,快,看看嫂子给你买了什么?”

嫂子走到沙发边上,把一大摞塑料袋往沙发上一放。

我惊讶地发现,她给我买了好几套T恤衫和休闲裤,上面都是明码标价,便宜的都要两三百块钱一件,贵的一件T恤,居然要六百。

当时我就懵了!

我全身上下都是地摊货,没有一件衣服超过五十块钱,看到一摞的高档衣服,心里正纳闷:这些衣服买回来是给我穿的,还是让我收藏呀?

“还傻愣着干什么?赶紧换上一套试试,看看合不合身。”

“合适,合适,就是太……贵了。”

“你都没试过怎么知道合适?来,赶紧换上一套穿给嫂子看看。”

我的衣服都是她洗的,她当然知道我的型号,按照我的型号买,肯定错不到哪里去。

只不过有些衣服的型号恐怕不对,所以嫂子非要我换一套试试。

说完,她直接拆开了那套贵的T恤和休闲裤,然后站在边上看着我。

老实说,这个瞬间我想死的心都有!

我跟其他人有点不一样,读初中的时候胸口就长了毛,平时光着膀子打篮球,踢足球,同学们都知道。

男同学们为此经常讥笑我,女同学也没有一个愿意与我同桌。

为了这一身的胸毛,我一直处于自卑之中。

没想到现在又被嫂子看到了,我真恨不得找个墙角直接撞上去。

令我意外的是,嫂子片刻错愕之后,眼睛里居然闪现出一道奇异的目光,并没有嫌弃和厌恶的意思,反而像是暗自惊喜。

我赶紧从嫂子手里接过T恤套在了身上,不大不小,尺寸刚好。

我尴尬的笑了笑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谢……谢嫂子。”

嫂子不动声色地盯着我的眼睛,突然问道:“二虎,你是不是看上了刚才那位大姐呀?”

我吓得一脸胀红:“没有,没有……”

咱爸妈没的早,家里也就你有点出息,我跟你哥也就指望你了。。

暂无优惠

已有232人支付

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人心
言如玉 » 今天陪表姐去打球,然后她忽然说:我衣服上黏糊糊的东西是不是你弄上去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