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若尘池瑶-40岁的丈母娘是大学教授,人前文质彬彬受人尊敬,其实.

“池瑶,我视你为挚爱,你为何要杀我?”

张若尘大吼一声,向前一扑,压得血纹金铸造的床榻“咯吱”一声,猛然坐了起来。

发现只是一个梦,张若尘才长长吐出一口气,用衣袖将额头上的汗珠擦干。

不!

那不是一个梦!

他与池瑶公主发生的一切,又怎么可能是一个梦?

张若尘本是昆仑界九大帝君之一的“明帝”的独子,年纪轻轻便以逆天的体质,修炼到天极境大圆满。

但是,正在他成为昆仑界年轻一代第一人的时候,却死在自己未婚妻池瑶公主的手中。

他们从小一起长大,一起修炼。一个英姿飒爽,一个美貌绝伦,堪称金童玉女,本来可以成为修炼界的一段佳话。

张若尘怎么也料不到,池瑶公主居然会对他出手!

死在池瑶公主手中之后,当张若尘再次醒过来,却发现自己已经在八百年之后。

曾经的池瑶公主,平定九帝之乱,统一九国,建立第一中央帝国,成为整个昆仑界的主宰——池瑶女皇。

八百年前,称雄昆仑界的九帝,彻底的成为过去,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。

九帝已死,女皇当立。

这个时代,只有一位皇者,那就是池瑶女皇,统御天下,威临八方。

“她为何要杀我?她的心怎么可以那么狠,还是说女人的心都如此的狠?”

张若尘的眼神锐利,心沉似铁,满腹疑问。但是,却没有人可以帮他解答。

八百年过去了,早已沧海桑田,物是人非,除了修为绝世的池瑶女皇,青春依旧,不老不死。曾经的那些故人,全部都已经化为黄土,变成白骨。

即便是当年威风八面的九帝,也都全部在人间绝迹,只留下一段段让后人经久传诵的辉煌故事。

“吱呀!”

一个身体柔弱的宫装美妇人,从外面推门走进来,看着坐在床榻上的张若尘,带着关切的眼神,“尘儿,你又做噩梦了?”

眼前这个美妇人,是云武郡王的王妃,也是张若尘的娘亲,林妃。

这一具身体的原主人,因为体弱多病,三天前就病死在床榻上。

张若尘被池瑶公主杀死之后,再次醒过来,便出现在这一具身体里面,让原本病死的少年起死回生。更加巧合的是,这一具身体的原主人,也叫张若尘。

张若尘刚刚醒过来的时候,还很排斥林妃。毕竟在张若尘的眼中,林妃,只是一个陌生人。

但是,经过三天的接触,张若尘逐渐发现,林妃真的十分关心他,简直无微不至,见到张若尘做噩梦被吓醒,更是不顾天寒地冻,立即赶来张若尘的房间。

上一世,张若尘从未见过自己的生母。据说,在自己出生的时候,她便去世了!没想到,被池瑶公主杀死之后,重生在这一具身体里面,竟然让他多了一位娘亲,感受到母爱的温暖。

“或许她还不知道,自己的尘儿,在三天前,就病死了!”

若是告诉她真相,她未必承受得住这个噩耗的打击。

张若尘看着眼前这个美妇人,眼神变得柔和起来,微微一笑:“娘亲,不用为我担心,只是一个梦而已。”

林妃单薄的身上披着一件枣红色的连帽貂裘,坐在张若尘的床边,抚摸着张若尘的额头,担心的道:“已经三天晚上了,你总是被噩梦吓醒,每次都叫‘池瑶’的名字。她到底是谁啊?”

林妃自然不可能将“池瑶”这个名字,联想到第一中央帝国的女皇。

况且,池瑶女皇统一昆仑界,建立第一中央帝国之后,便号称“大威大德女圣皇”,平时根本没有人敢提“池瑶”二字。会犯忌讳。

张若尘道:“没什么,娘亲,你听错了!”

林妃叹息了一声,道:“今后千万不要再直呼‘池瑶’二字,哪怕是在梦中也不行,那可是女皇的名讳。直呼女皇名讳是大不敬,一旦被有心人听到,会被处死的。”

张若尘点了点头,紧紧的捏了捏手指,颇含深意的道:“绝对不会了!今后……”

今后,我将是她的噩梦。

林妃看着身材瘦弱、脸色苍白的张若尘,轻轻的叹了一口气,心中无比酸楚。

虽然生在郡王之家,但是,他却从小体弱多病,已经十六岁,依旧只能常年躺在床上,恐怕这辈子也只能这样子了!

外面,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。

“你们干什么?这里可是玉漱宫,谁给你们的胆子,敢随意乱闯进来?”一个容貌娇美的侍女,想要拦住闯进来的八王子,却被八王子轻轻一推,摔到十多米之外。

八王子可是一位武者,修为达到黄极境后期,一掌击出,足以将三百斤重的石盘打出十丈远,更何况只是一个百十斤重的侍女?

手指一弹,就能将她弹飞出去。

那一个侍女惨叫一声,重重的摔落在地。

八王子穿着一身金缕衣,腰上缠着一根玉石带,身体健硕,手臂修长,步伐沉稳,走进玉漱宫,冷眼盯了那个侍女一眼,“一个奴婢也敢挡本王子的路,真是找死。”

八王子的身后,跟着六位身穿麟皮铠甲的侍卫,身躯高大,虎背熊腰,显然都是战力强大的武道修士,属于王宫的禁卫。

林妃听到外面的动静,安抚了张若尘的情绪之后,便关上门,走了出去。

她盯着站在外面的八王子,微微的皱了皱眉头,道:“八王子殿下,这里可是玉漱宫,就算你是王子,也不能乱闯吧!”

八王子张济抬起头盯着林妃,朗声道:“王后有令,林妃娘娘和九弟的寝宫,改到‘紫怡偏殿’。今后玉漱宫的主人,便是本王子的生母萧妃娘娘。”

林妃的脸色微微一变,她早就料到这一天会来,但是,却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快。

林妃惨然的一笑,道:“王后这么快就要赶我们母子离开玉漱宫了吗?好吧!明天,我便和尘儿搬去偏殿。”

八王子道:“对不起!娘亲说了,她今晚就想入驻玉漱宫。请林妃娘娘现在就搬去偏殿!”

林妃知道张若尘体弱多病,经不起折腾,带着几分哀求的语气,道:“八王子殿下,你也知道你九弟体弱多病,夜已深了,天气寒冷,万一……”

八王子冷冷一笑,丝毫都不客气的道:“林妃娘娘,这世上可怜的人多得去了,但是,不是每个人都值得可怜。既然九弟体弱多病,那还活在世上干什么?”

“他可是你九弟!”

暂无优惠

已有233人支付

【微信公众号:my搬运工】 <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人心>
言如玉 » 张若尘池瑶-40岁的丈母娘是大学教授,人前文质彬彬受人尊敬,其实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