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意间发现隔壁张嫂的秘密后,她竟双腿一软趴在我面前,让我别说出去

宋明大学刚毕业就得到了一份美差——给女老板当司机!!

这可不是普通的老板,这马玉婷可是柳河县的名人,同时也是自己姑姑的同学,一个标准的大美人。一直都是部门里男性的女神。多少人想一亲芳泽都没有机会。

自己能进部门工作,也是靠姑姑和姑父请了马玉婷赴宴,和马玉婷说了自己的情况。

马玉婷说:“你的这个侄子,有什么特长没有?”

姑姑说:“他有驾驶证,会开车。”

马玉婷笑了,说:“这个事,还真巧了,我是刚到城关镇任职,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城关部门报道,就让他给我开车。”

第二天八点多,宋明来到了部门一层大厅前,有一个值班的老头,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,问:“小伙子!你找谁啊?”

宋明说:“我是来这里工作的,我找马姨!”

老头听到宋明说是来这儿工作的,从传达室里出来,问道:“你找那个马姨啊?”

“我找马玉婷!”

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,笑着说:“找马书记啊!马书记还没有来,小伙子你先坐会。”

宋明说了句谢谢,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。

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。

镇部门门外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,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,猛一看,以为是男人呢,仔细一看,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,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。

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宋明说:“看,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。”

宋明急忙迎上去,见到了马玉婷,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:“马姨,我是宋明,我姑姑让我来找你。”

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宋明,问:“你姑姑是谁啊?”

宋明说:“我姑姑是宋彩云。”

马玉婷恍然大悟,“哦、哦”了两声,说:“那你跟我上来吧!”

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宋明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

宋明初出江湖,被马玉婷的气势所震慑,当下唯唯诺诺的说:“是,马书记,我记下了。”

马玉婷看宋明的态度还算不错,她问:“以前开过车吗?”

宋明说:“开过,我姑父是做面粉生意的,我给他开过几次货车,送过多次货。”

马玉婷说:“这个事情,也是你的缘分,我刚来城关镇工作,要找司机。你就先试一试吧!”

马玉婷打了个电话,不大一会,办公室主任严是才就到了,马玉婷把宋明引荐给孔和严,转头就忘了宋明的名字,反过来再问宋明说:“对了,你叫什么啊?”

宋明笑了一下,说:“我叫宋明!”

“对,叫宋明。 ”马玉婷对孔令奇安排说:“大学生,是县里人打过招呼的,让我安排一下,会开车,就让他给我开车吧!”

其实,宋明的姑姑什么都不是,平头老百姓一个,但是,马书记既是这样说,自有她的道理,宋明就呵呵笑着,没有言语。

马玉婷说:“你和严主任去安排一下吧,让小唐顶替那个小吴,给我开车。”

孔令奇是老城关镇了,他毕竟和原来的司机小吴熟悉,有点感情,他问马书记说:“那个小吴怎么安排啊?”

马玉婷想了想,反问孔令奇说:“那你的意见呢?”

孔令奇说:“我的意见,这个小吴毕竟是侍候了上一届的上司人整整四年,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,镇农机站缺个站长,就让他过去当个农机站长吧!”

马玉婷答应了,安排严主任说:“你就领着小唐和小吴交接一下车钥匙吧!”

宋明和小吴交接车钥匙的时候,小吴听马书记给他安排去镇农技站当站长,还算对他不错,也就把车钥匙交给了宋明,算是完成交接了。

宋明接过车钥匙,心情很激动,第一次开这么好的车,心情不激动,是不可能的。

宋明的考察期顺利的过去,半年之后,宋明已经获得了马玉婷的信任,是马玉婷的专职小车司机了。

一天,马玉婷把宋明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,对宋明说:“我已经给会计说好了,你去会计那儿拿五万块钱,我们去趟秦北市。”

宋明去取了钱,两个人直奔秦北市。

路上,马玉婷不说去干什么,宋明也不敢问,只管开车。

车子到了秦北市,宋明问马玉婷说:“马书记,我们去哪啊?”

马玉婷说:“先去振兴东路,那儿有个凤祥金银店,我们先去那里买点东西。”

车子到了凤祥金银店,马玉婷和宋明一块下车进了金银店,马玉婷在店里逛了一圈,看上了一对银手镯,标价是两万八,马玉婷说:“就要这一对银手镯吧!”

然后,马玉婷看着让工作人员把银手镯包好,对宋明说:“你去把钱交一下吧!”

宋明正要掏出银行卡去付账,这会儿,马玉婷突然又喊住了他,马玉婷看到旁边有一个名牌手表专柜,脑子又是一动,对宋明说:“先不要开账,我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手表啊!”

马玉婷让服务员介绍了一下手表款式,马玉婷要一个男士的。

马玉婷相中了一款日式手表,标价是八千,马玉婷说:“就要这款吧!”也让服务员包了,这才让宋明过去付账。

只这个金银店,宋明带来的那五万,就花掉了三万六。

宋明明白,这个马玉婷一定是来秦北市送礼的。如果没有关系的话,马玉婷也不会从偏远的一个小乡镇,一下子就调到城关来任书记,调到城关任书记的人,就像学生考上重点高中一样,一只脚已经注定要迈进副县级的行列的。

付完钱,宋明就拉着马玉婷,车子奔向秦北市名仕花园。

车上,马玉婷给一个男人打了电话说:“贺部长,我是小马啊。柳河县的小马,阿姨过寿,我也到了,还是在名仕花园那儿吗?”

电话里那个人客套了几句,说:“那你就过来吧!”

宋明这才明白,马玉婷是买礼物给一个老太太来过寿的。

老太太的儿子是秦北市组织部长贺年丰。

等到了此次的目的地,马玉婷把那个银手镯搁到了自己的包里,就下车了,宋明提醒马玉婷说:“马书记,那个手表没有带?”

马玉婷说:“那个先不带了。你就在这里等着吧!有事我会叫你。”

马玉婷袅袅婷婷的身姿,就进了名仕花园的一楼。

宋明停稳车子,这才注意了一下周边环境,停满了大小黑色轿车,八个县的车牌号都有,堂堂一个组织部长的母亲过寿,来的人一定少不了,而且还都是下面县市里有点实力的人物,像城关镇的苗基星zhen长,孔令奇副书记,来这儿拜寿的资格都没有,他们送礼都送不上门来。都是圈子里的人,范围不大也不小。

宋明心里就对自己的上司,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同志,能和组织部长说上话,这一点就让宋明很钦佩。

到了中午吃法的时候,组织部长贺年丰把所有给他母亲拜寿的同僚,统一安排到市委二招,也叫石榴宾馆。

宋明和八县区的司机一组,司机被另外安排到一桌。

宋明吃完饭,早早的就等到轿车旁,准备拉马玉婷回去,可是,马玉婷上车以后,宋明立马闻到来自马玉婷身上的一股酒气。

漂亮女人一般不喝酒,一旦喝酒的,就是非常能喝的。

宋明看马玉婷这个表情,面色白里透红,精神焕发,就明白,上司一定是喝酒了。

宋明问:“马书记,回城关镇吗?”

马玉婷说:“不回去,陪我一起逛逛商场吧!”

商场里,马玉婷什么都没有要,却给宋明要了一件价值一千八的西装一套,宋明说:“我一个小司机,不配穿这么贵的衣服。”

马玉婷说:“你是我马玉婷的司机,你的脸面,就是我马玉婷的脸面,让你穿,你就穿吧!”

宋明就买了这套价值一千八的西装,马玉婷淡淡的说:“你开个单据,我签个字,让会计报销了。”

穿上名牌西装的宋明就更帅气了,让马玉婷书记,眼里更加多了几分欣赏。

两个人一块逛了商场,到了下午四点钟的时候,马玉婷接到了一个电话,就和宋明赶到了秦北市东北角的红颜宾馆。

马玉婷让宋明去宾馆开了房,一共开了两个包房,马玉婷一间,宋明一间,两间是相邻的。

宋明知道马玉婷并不急着回去,一定是等人的,自己侍候的是一个女上司,并且在职场上混的风生云起,一定有自己独特的道行,宋明心里想,马玉婷一定要和上司幽会,那个男士手表,就是买给自己的上级的。

暂无优惠

已有233人支付

【微信公众号:my搬运工】 <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人心>
言如玉 » 无意间发现隔壁张嫂的秘密后,她竟双腿一软趴在我面前,让我别说出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