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方陈梅-那天睡熟的我,朦胧中听见大嫂的呼救声,来不及多想我破门而入,却看见……

更多请关注微信公众号---my搬运工

超低 特价云服务器 60元 /年👈

徐方正在房间打着游戏,夏日炎炎,又是在家,穿着很随意,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,不等他回应,房门就被推开,正是公寓的房东陈梅。

“梅姐,有什么事吗?”徐方赶紧穿好衣服,尴尬的说。

“没事,在家闷得慌,找你聊会天。还没找到工作吧?”

“没,我刚毕业哪来的经验。不过没收入也不是办法,刚投了一圈简历,打算随便找个工作先干着。”徐方把心中的苦闷说了出来。

“什么工作都干啊?”陈梅眼睛一亮。

“差不多。”

“刚才看到你蛮厉害的,要不跟姐干?”陈梅追问。

“干什么?”徐方有些好奇,莫非除了出租公寓,陈梅还有别的生意?

“你坐这说。”陈梅随即坐在徐方身边,紧挨着徐方,笑眯眯道:“工作很轻松,就是做我的秘书,陪我逛街、吃饭、并在我休息的时候保护我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徐方愣了下,但随即反应过来,他没想到平常只在网上看到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他的身上。

“梅姐,这样不好,你都结婚了。”徐方婉言拒绝。

陈梅丝毫不为所动,往徐方身边挨的更紧了,低声道:“现在大学生工作多难找,你现在深有体会吧?再说……”

说到这里,陈梅拽着徐方的手,嗤笑道:“你小子年轻气盛,出去找工作哪能受得了那窝囊气,就你现在这样子,连个女朋友都找不到吧,还不如跟着姐……”

突然深深的无力感,让徐方感觉一阵窒息。

陡然,一段信息凭空出现在徐方脑海——

【人物:陈梅,40岁,包租婆】

【秘密:与方辉结婚,生有两个儿子,都不是方辉亲生。大儿子父亲是曾经邻居冯大为,二儿子父亲是租客徐大强】

徐方表面呆滞,但内心却掀起了滔天巨浪。

自己脑子里,怎么会出现这个信息?莫非,是某种超能力?

叮铃铃——

一道电话传来,打断了徐方思绪,陈梅也识趣的走开了。

徐方拿起手机按了接听,一道好听的女声传来:“您好,请问是徐方先生吗?”

“是我,你是?”

“我是云酒酒厂的乔玉,今天看到您投的简历,想应聘我们的‘销售’岗位,请问您什么时候方便过来面试?”

徐方急忙道:“今天就有空。”

“上午十一点能赶到吗?不行可以下午。”乔玉问。“没问题,就十一点吧。”

“好的,那我待会把面试信息发您手机上,您到了给我电话。”乔玉笑道。

挂了电话没几分钟,徐方换了件干净的衣服便出了门。

走在路上,为了检验自己的能力,徐方的视线,落在了行人身上。

不过脑海中传达来的信息,显示的是“与我无关人员”。

莫非看不到陌生人的秘密?

公交车上,徐方在网上搜索“云酒酒厂”的信息,也没有再多想。

徐方大概了解了酒厂。早些年酒厂还算景气,不过近些年每况愈下,现在已经处在了倒闭边缘。

“嚯,我还纳闷怎么总经理干人事部的活,感情是厂子太小了!”徐方这下全明白了。

富贵险中求,这种濒临倒闭的公司,自己能争取到更大的利益,至少在提成方面,会高出发展景气的酒厂很多。

进了大门,徐方拿出手机打给乔玉。不过打了两次都无人接听,徐方考虑了下,直接朝二楼走去。面试短信里提示,面试的房间是202室。

来到门前,徐方敲了敲门,依旧没人回应。

推门走了进去,徐方打量了一下屋里,里面的东墙,有一面关着的门。

突然一个美丽的女人,用毛巾擦着头发从浴室走了出来。

女人二十四五岁,皮肤白皙,身材匀称。一双长腿圆润有力,身姿撩人。

活这么大,徐方还是第一次真实见到这种场面,一时间愣住了。

女人也察觉到了一丝异样,一抬头,就看到了瞪大眼睛的徐方,心猛然一惊。

暂无优惠

已有232人支付

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人心
言如玉 » 徐方陈梅-那天睡熟的我,朦胧中听见大嫂的呼救声,来不及多想我破门而入,却看见……